一个数据说1/5的美国人是SOHO,显然这不等同于我们概念中的“自由职业者”,而是包括了众多在家办公的公司职员。随着更多工种的信息化、服务化,未来我们会看到越来越庞大的中国SOHO人口。

SOHO不是一种职业属性,而是一种生活方式。你已一往情深地劈开工作与生活间的下午6点钟壁垒,自然要思考好办公室时代势如水火的二者,要怎样水乳交融。我知道有些人会在家里围出一个类似于小黑屋的独立封闭空间办公,不过这种行为,除了为北京上下班时点的三环做出了零星贡献,并没有在为自己赢得SOHO最大价值上有所突破。这个价值是什么?自由,不止是上下班的自由,更是思想的自由,思想无时无地都可以被激发活力的自由。这听起来像给3G做广告,不过移动互联网的概念本就会成为SOHO助推剂。这种模式下,家必须成为大脑的延展。这里每件家具每种装饰,都应能让你享受舒适,又同时刺激思维,无限延伸办公室四方格禁锢已久的思想。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