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文原文:Why don’t you want to be a full time employee?

作为一名在 San Francisco 工作的构建软件顾问,领导和客户经常问我为什么我不考虑成为一名全职工作者。我的回答通常会遇到其他人的困惑。

我发现大多数有先入为主的观念问这个问题的人通常会纠结于下面几个常见情况:

你不担心失业吗?

我遇到这种问题情况最多,几乎来自于各个职业的人。这是最善良、最真诚地想要跟进最初的想法,但通常会导致最有趣的讨论。

你会担心任何时候都有可能被解雇吗?

当我第一次搬到 San Francisco 时,我在一家创业公司工作,这家公司 3 个月之内就用光了所有的资金。我在工作的下一家公司看到,将近 1/3 的人请假行程超过 2 个月。创业公司不是那些厌恶风险的人最稳定的选择。

在创业公司中备受青睐的劳动合同,是“自主雇佣”的一部分,意思是公司让你走不会需要理由。公司和员工角力的天平已经倾斜,公司不会按照员工期待的那样为员工投资过多。

如果你一个客户也找不到呢?

我所处的行业正是一个蓬勃发展的行业。对于我技能的要求从未如此之高,而有能力有头脑的软件工程师和产品经理的供应是如此之低。通过发布广告和我自己的努力,我当下得到的工作需求远远超过我一个人可以应付。

当然,也会有低潮期。在项目的收尾阶段,得不到休息并不是少见的,因为你需要和下一个客户关于下一个项目进行需求的讨论和磨合。这段时间,我们会做好预算,一个坚强的顾问会发现即使日历上存在间隔,他们仍然会在比全职工作时带回家更多的工作。

人们在试图达成交易时的欺骗/下作你习惯吗?

这是我从那些正在寻找技术人才但却又不想支付市场咨询费的招聘人员/创业者口中最常听到的。这个假设是这样的,因为我的薪金要求比同行高,我有点像是小偷或骗子。这通常伴随着下面的对话:

你怎么敢要价这么高?我的全职工程师的薪水都没有你的高。

咨询新手往往将你的价值与等效的 FTE 薪酬进行比较。他们将一个工程师的工资,比如 10 万美元,除以每周 40 个小时 50 周。结果是 50 美元/小时,并假设这是一个公平的价格。但大多数人没有想到的是全日制工作中所涉及的隐藏成本,比如设备、税收、医疗、福利、人力资源、办公空间、电、热、等等。

当作为一个合同型雇佣者时还有更多的风险。这样获取报酬以及为以后安排工作更难。这导致了突然需求时不便利的成本增加,就像租车时长租花费更低。

你怎么敢要这么多?自由职业者网站上的工程师只要价你的1/10。

找他们去吧,有问题再来找我。

没有对公司的忠诚你如何工作?

对公司的忠诚是个可怕的想法。我们为报酬工作。报酬可以以货币、爱好、求知欲或自豪的形式。忠诚于公司的想法作为一种可接受的报酬替代的想法是应当受到谴责的。戴维布洛迪在他的网站上写了对公司忠诚那套没用。

你怎样完成任意的工作?在你不感兴趣的工作上你如何进行呢?

我对我的工作充满热情。日复一日地做同样的事情不会产生热情,它产生了自满情绪和挫折感。我之后全身心地开始体验新问题新领域。之前近三年的全职咨询工作也没有我去年一年学到的东西多。

像以往一样,并非所有的项目都是性感的。要使用图论实现匹配算法来解决一个在自动化部署过程中的问题是永远不会有乐趣的。最终功能的工作质量评估,并不如为一个新项目所提出的系统架构那样引人注目。但只要你很快学会,并解决许多不同的规则, 它仍然是有趣的。

当客户给你明确的时间时,没有任何借口拖延。作为一名全职员工,我经常为所在的工作团队补上非关键功能测试和自动化,因为没人想干, 并且通过运行手写的脚本并不花多少时间。当客户看到如此之多开发者的懒惰很快耗尽他们的最佳实践的时候,你只是获得了你永远不会想用的技术的旋风般体验。

你不仅仅是收客户一大笔来做一个勉强工作的产品?

不是,这是错的离谱的。我猜这是一种使用 oDesk freelancer.com 的反应:当工程师们在底部的价格上比赛时候,相应地调整它们的质量。

当你是一个全职员工的时候,你的声誉跟着你从一个工作到下一个工作很困难。一个公司,从某种程度来说,前雇员会发现自己处于一个法律困境问题。

我的名誉就是我的职业。作为一名顾问,我的客户都能在瞬间知道我的名誉。我靠过去的客户在他们的关系网络中传播我的名字,然后催生我新的工作。我们的行业圈子很小,如果我为一个客户提供的偷工减料服务,这将玷污我的名字好几年。我发现我作为一个顾问,相比以前作为一名全职雇员产出更高质量的工作。

结论

我相信在未来几年,我们将会看到全职工作的人数向合同工作人数的偏移。

厚脸皮打个广告

我在 San Francisco 经营一家软件顾问公司,我将会很乐意和人们谈论它还有一些具有潜力的项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