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farm4.static.flickr.com/3480/3828647497_f30c9312c9.jpg

“新劳动法是个触发点”,国际知名经济学家张五常曾在自己的博文中提出,新劳动法的“无固定期合同”让很多用人单位在聘用人员的时候更加小心,为了规避终身员工这个可能的后果,转而使用更多的短工,这个现象早在美国大学的“教授终身制”制定时已经出现过。

而随后的经济低迷更是为短工时代的到来拉开了帷幕,裁员、减薪之后,本来3个人完成的工作量现在只留下了1个职位,解决的方法只有使用“短工”,而为短工支出的薪水也不计入固定成本,实在是划算之举。不同于社会因素的被动性,新新人类的生活方式也显示了短工热潮的势不可挡,不再因循守旧、不想每天看着老板的脸色、更不能让自己变成工作的奴隶,很多年轻一代正是抱着这样的决心,开始了自己的短工之路。

为了追求生活和工作的平衡

大学毕业就做“海漂”,一转眼快10年了,志君算得上是广告设计行业的“老人”。最初来到上海的时候,为了拿上海户口,和一家有申请资格的小广告公司直接签下了2年合同。合同期满,抱着人往高处走的决心,志君跳进一家4A公司,“就好像签了卖身契一样,都说4A苦,没想到真的是天天加班,完全没有自己的生活,我老婆那个时候还没跟我结婚,差一点因此就掰了!”志君回想起那个阶段,还唏嘘不已,好容易坚持了半年,一狠心辞了职,在以前的小广告公司 “挂了单”。

“就是类似合伙人的合作方式,我可以用以前公司的名义接自己的活儿做,当然我也会优先接他们的单子,价格更优惠。”采用了这种方式后,志军可以更轻松地支配自己的时间,幸运的是这家小公司在志军走后也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设计师,所以顺理成章的把设计工作都外派给了志君,这也保证了他每月的固定收入,而另外一方面,在4A的工作经验也给了他更多机会,出色的工作能力使4A公司很放心地把一部分设计稿子交给他,而原来的4A公司同事在跳去了别的公司工作后,也会介绍一些工作给他。

虽然每个月的收入不是特别稳定,但是综合下来也不比在4A公司差,而且几年下来,他的客户范围也在慢慢扩大。算的上意外收获的是,前阵子的经济危机非但没有影响到志君的收入,反而由于很多4A公司裁员的缘故,他有了更多外派设计工作。“本来最担心的是福利没有保障,后来想想也没什么,自己交上呗,谁让我现在是自己的老板呢?”

职场点评:

在IT业、教育业、广告业、咨询业,Freelancer早已不是新鲜名词,通常这些领域充满全职短工。对全职短工来说,他们的生活收入仅依赖短工,与单位的协议关系大多是口头形式,任何一方可以随时终止劳动关系,这会让另一方措手不及,权益受损,所以自我保护和维权是首先需要关注的。法律规定短工族订立劳动合同时可以采用书面形式,也可以采用其他形式。很多短工族都仅仅凭着当时双方的口头约定,在利益受到侵犯时碍于面子或出于其他考虑不努力争取,往往处于劣势地位。

所以,短工族最好是跟用人单位签订一份书面非全日制劳动合同,并在合同中就用工期限、劳动时间、工作内容、劳动报酬及支付形式、保守用人单位商业秘密等内容进行约定。如果用工单位无法提供这种合同的话,短工族不妨从网上寻找合同范本,自己制作一份。另一方面,正如上一个例子中的志君所担忧的,“ 全职短工”的社会保障费往往没有人交,其实按照法律规定,社会保险费应该是首先由用人单位支付,再由该劳动者以自由职业者身份向社保机构缴纳。

http://farm3.static.flickr.com/2423/3829446724_632b909dab.jpg

想做双面人,透一口气

Crystal有2张名片,一张是贸易公司的总经理秘书,另外一张是婚礼司仪。“好像双重人格一样,白天在公司里,老板是个很古板的人,公司要求要穿职业装,也不能说说笑笑,基本上除了工作的事情之外就要闭嘴,8小时都要不苟言笑。”Crytal在英国读的是工商管理,回国以后正好赶上经济低迷,悠悠荡荡了好一阵子才找到了眼下的工作。

无论是薪水还是工作性质,都符合Crystal的要求,但是上班没有多久,她就发现自己在这么严肃的环境下实在非常压抑。“好几次,我都想跑回英国去。想想在英国多开心,一边读书,一边在服装店打短工,攒够了钱就去其他国家旅游,一路上就是吃好吃的,晒大太阳。”在这番矛盾下,Crystal的一个朋友的婚礼让她找到了新的方向。“她还惦记着我小时候主持学校活动呢,非要让我做她的婚礼司仪。”Crystal帮朋友策划了整个婚礼,安排了游戏和表演,更一手写了婚礼串词。结果婚礼还没有结束,她就接到了好几位准新娘的邀约。

“真没想到,读书时候主持学校演出的经验还能发光发热呢!”从此Crystal的主持事业一发不可收拾,她常常在包里塞着运动鞋和休闲装,一下班就换上直奔婚礼场地彩排。周末更是经常要赶好几场婚礼,“本来是凭兴趣做着玩的,后来越来越多的人找我,收入也多起来,一般一次婚礼总能拿上1000元左右,都赶上我上班的工资了。”但是Crystal并不打算放弃她现在的工作,毕竟她的专业知识只有在工作中才能得到锻炼和运用。

职场点评:

这一类型的短工,也被是通常所说的兼职。与时尚为伍的健身、演艺、婚庆等行业都是年轻“兼职短工族”大显身手的“舞台”。健身、演艺、婚庆的非全日制就业人员中,年轻人占绝对优势,平均年龄约30岁;由于在这些行业中,技能是体现自身水准高低的重要砝码,因此,对学历的要求不明显,大专及以上学历约占60%、高中及以下学历约占40%。兼职短工行业容易受市场供需波动和季节变换因素的影响,因此,其“身价”也就随行就市地上下浮动,而自身的工作能力更是直接和收入挂钩,以Crystal为例,她每次担任司仪的收入为1000元,一个资深优秀的司仪为1500元,而对于普通的司仪则只有500元,不断提升自身的专业水平是最重要的筹码。

从前,“短工”从业者大多是通过熟人介绍等方式来寻找工作机会,但是这个就业市场也在不断完善,数据显示,现有“短工族”通过“中介公司或职介介绍”就业的已经升至40%、“亲朋好友介绍”约占30%、“社会招聘”约占20%、“自我推荐”约占10%。可见非全日制就业用工的招聘渠道趋于多样化。最后需要提醒“兼职短工”的是,要处理好正职与兼职的关系,不能因为“打短工”而荒废了正式的工作。如果单位有明文规定不许兼职,个人应该遵守单位的规定。

第三方派遣,短工可能变长工

Simon来中国已经5个月了,他是被一家台资劳务公司聘用以短期派遣的形式来上海的,主要是为台资商场营销公司创建上海的分公司。当时接下这个工作的原因挺简单,因为他在澳洲的房子刚好重建,所以很希望有个外派工作。他曾经在中国进修过1年,所以被选中负责上海的分公司,同时在快速消费品领域的工作经验,也让他可以和上海方面的客户很快取得联系。而这份工作相对于长期工作来说,工资高出了将近3成,而且允许家属随行,甚至还有10%的跨国津贴,Simon实在想不出还有什么理由对它说不。

回想起这5个月的工作,Simon还是非常满意的,从公司的注册选址、人员的雇佣、业务的展开,都已经达到了公司的要求。眼见着分公司的运作已经初具规模,而自己澳洲的房子也建得差不多,他真是说不出的开心。不过刚收到的一封营销公司的E-Mail,让他有点犯难。他们对他的工作表现非常满意,有意愿与他签订直接的雇佣合同,邀请他继续在这个位置上工作下去。本来这是劳务公司与他签订的雇佣合同,而且派遣期只有半年。现在营销公司希望他能够成为这个岗位的长期员工,是留还是走呢?

职场点评:

对于很多人来说,第三方派遣,可能还是个相当新的名词,指的是派遣机构根据用人单位的需求和标准,为用人单位派遣符合条件的人员。早在上世纪 50年代,“派遣”就已经风靡欧美,目前,美国的派遣员工已占到总就业人口的50%,日本也达到了总就业人口的1/5。按照一家知名劳务公司的数据,目前已有62%的被调查企业使用了派遣员工,其中科技研发行业有80%的企业采用这种形式,法律、财务咨询领域企业使用的比例相对较低,也达到了56%。

在上述调查对象中,10%的企业有超过一半以上的员工都是派遣员工。短期派遣可以回避办公室复杂的人际关系,保持自由弹性的生活状态,而且不排除受雇者未来与企业签订长期合同的可能,国外大约有1/3的职业经理人通过这一渠道顺利实现转型。找份短工“跳一跳”,也许是跳到下一份好工作的完美跳板呢!

http://www.weeklysh.com/images/logo_18.jpg

原文

其他热门文章推荐:

http://farm4.static.flickr.com/3230/2920439769_8b1880dc13.jpg

GAF (GetAFreelancer.com): 目前国外最流行的外包站点

什么是Freelance marketplace (外包项目接活平台)

国外最流行的几个外包项目接活平台简要介绍